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陇南热线 > 新闻 > 当代著名画家陈建辉水墨作品在恭王府展出

当代著名画家陈建辉水墨作品在恭王府展出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系统采编 发表时间:2014-12-12 09:15  点击:次  我要投搞

    由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主办的“散游墨境,云上观心”陈建辉水墨作品展将于2014年12月18日至2015年1月8日在北京恭王府安善堂(北京市西城区柳萌街甲14号)拉开帷幕,并于12月20日下午17:30举行展览开幕式。展览将呈现陈建辉近年来精心创作的水墨新作40余幅。

  

 

 

 

  当代著名画家陈建辉(孙其峰先生入室弟子),曾任天津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艺术设计专业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设计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美展评委,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房四宝协会高级顾问,中国戏曲人物画研究会会员及特聘画师。现为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代表作《尘》、《生命之旅(之一)》、《生命之旅(之二)》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此次展览作品以传统绘画中的花鸟写意、戏曲人物以及陈建辉独具特色的“阿散生物”为主要题材,将中国画所讲求的笔法、墨法、章法与西方绘画元素结合,使作品在保留传统水墨画韵味的同时具有现代情趣,传达出丰厚的内涵,并将其延伸至“万物归一”的精神境界,演绎宇宙万物之中存在的偶然与必然,以及“无象之象”的玄妙禅机,引人入胜且耐人寻味,留给观者无限遐想。散游墨境,云上观心,陈建辉以行云流水般的笔法和用色,匠心独具的巧妙构图、空灵深邃的画面,以及“云淡万里舒,天地一念间”物我归一的意境体现出画家乐观洒脱的天性和品格,旺盛的生命力和积极的理想,向人们展现他在艺术道路上不断实践和探索的成果与历练。

  

 

 

 

  斩经堂(一) 67cmx67cm 纸本水墨

  

 

 

 

  斩经堂(二) 67cmx67cm 纸本水墨

  本次展览是陈建辉继2014年9月在上海朵云轩成功举办个人水墨作品展之后的又一个艺术生涯的里程碑,相信这场在辞旧迎新之际于恭王府“洞天福地”之中呈现的水墨盛宴,必将成为陈建辉先生的水墨艺术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熠熠生辉的精彩新篇章。

  陈建辉水墨作品评论文章

  邵大箴(叛逆与继承——陈建辉的现代水墨)

  陈建辉的水墨画大致可分为两个类型:前期的作品属于一个类型,形态接近于传统山水花鸟;近几年来创作的实验性抽象水墨画,是另一亇类型。陈建辉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受过学院系统的美术教育和传统绘画的熏陶,涉猎过不少民族绘画的经典。这些影响在他早期作品中有所反映,题材、章法、笔墨意趣,大致上属于传统水墨的范畴。这里我说“大致上”,因为严格地说,即使在他前期的作品中,一方面保留着对传统水墨形态的依恋,另一方面也开始显示出他的一些叛逆精神。他逐渐有意识地将传统水墨的结构松散化,将其程式作适当解构,预示着他要越过传统水墨的法则,发挥自己的创造智慧和才能。他自己总结这个转变过程时说:“我个人认为,从一个传统艺术的继承逐渐转化到一个现代主义思潮上来,这不是一个突然的、跳跃的,是一个逐渐转变的过程。”是的,陈建辉是从傍依传统水墨一步一步地走向他的现代水墨之路的。

  在绘画创造中,水墨的媒材和表现手段看起来最简单、便捷:水和墨适度地调和,有时辅以矿物质颜料,在宣纸上涂绘,造成种种作者预设的或意

  料之外的痕迹,形成某种物象的形或显示出某种意象……惟其媒材简单、手段便捷,而要真正驾驭它却并非易事。那水与墨掺和的干湿、浓淡,便有很多学问;那平面上黑与白的关系,更有变化无穷的意蕴;水墨在宣纸上的流淌、氤化、渗、染过程中所造成的各种影像,还有那笔力的轻重缓急,墨色的浓淡虚实……这单纯的水墨语言所包含的有与无、虚与实的辩证关系和“禅”的意味,直通宇宙万象生成和存在的原理,也直接牵动着人的复杂而丰富的心灵世界。道家阐释的“大象无形”的观念,传统的写意艺术主张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的理论,给水墨画以极大的自由空间。这些,对陈建辉无疑有很大启发。不过,我以为最早促成他走上抽象之路的动因,不是受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和文艺理论的影响,而是西方的现代主义艺术,特别是其中的抽象主义绘画。但是,在从事了一段抽象艺术的实践之后,结合自己的对传统哲学的研究,开始打通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并有所体悟,将其诉诸于新的创作。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本人崇尚西方抽象核心形而上的结构主义理论及理性精神,又深谙中国传统的禅宗、道家思想之精髓。”

  

 

 

 

  长松云间卧,鸟语悠然欣 33cmx33cm 纸本水墨

  试图把理性的严谨和感性的奔放自由地加以融合,表达对人生、自然、宇宙的思考,并用水墨的形象语言加以表现,是陈建辉实验性抽象水墨追求的目标。他的现代水墨画既接收了西方抽象主义绘画的不少元素,又从传统绘画中吸收了营养,形成了有自己面貌的图式。他的绘画介于理性抽象与感情抽象之间,还具有明显的传统中国画的意象特色。他画面中的一些隐喻、暗示和象征的符号或图像,与中国的自然、哲学和文化典籍有内在的联系。

  被人们泛称为抽象主义的艺术,其符号与图像有的是艺术家从客观物象中抽取、提炼而成的,有的是艺术家从抽象的理性观念与思维出发,构建而成的。陈建辉的画兼有这两种方式,但前者居多,因而他的不少作品介于意象与抽象之间,似乎有一根隐藏不见的线,与民族传统绘画在精种上保持着血缘的联系。至于他驾轻就熟运用的水墨特有的笔墨情趣,更赋予他的作品以一种民族艺术特有的风采。

  水墨画的现代转型主要有两条途径,一条是在原质的基础上,深入发掘传统,赋予传统语言以新的意义,走以古开今的道路;一条是引进外来文化艺术资源,改变旧质的成分,形成具有新质结构和内容的水墨语言。陈建辉选择的是后一条路,他既是传统文人水墨的叛逆者,又担负着承续传统水墨精神的使命。

  

 

 

 

  何家英 (扶云手——“冤家”陈建辉的水墨世界)

  我和建辉是大学中相差一年的同学,他在工艺系,我在绘画系,这之间本无机会有更多的接触。工艺系的同学很多,我记不住几个,偏偏我和建辉常常的打头碰脸,在饭堂一不小心就撞个满怀,在操场也天天碰上,就是 体育馆、图书馆也常常在门口巧遇,真是“冤家路窄”啊!就此我们俩竟然以“冤家”相称,直至今日。

  陈建辉在工艺系是染织专业,虽然学的是设计,但同时学的是中国花鸟。一方面是由于染织专业必须修花鸟课程;另一方面工艺系也聚集着一批优秀的花鸟画老师,如孙其峰、爱新觉罗溥佐、霍春阳、贾宝珉,还有山水画家傅以新先生等等。由此他迷上了中国画,也体悟到中国画无穷的魅力……尤其在孙其峰先生的真传下,得其写意花鸟的精髓,在理论与实践上得到了全面的发展和提升。从这个角度来说,建辉是国画专业。这样的转变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让他与中国画结下了不解之缘。

  

 

 

 

  国色锁春景,天香倚东风 56cmx26cm 纸本水墨

  毕业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个“冤家”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当上了天津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院长,也不知道他对中国画还如此的痴迷,那时我们彼此还有往来,后来他因私讲学赴捷克共和国就音信全无了。不知何时,他在上海“安营扎寨”,竟又做了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的教学院长。这小子干什么都很出色。多年以来,他一直做院长、教书育人,仍不遗余力的探索着中国传统绘画与现代水墨的当下语意和未来方向。

  在欧洲讲学期间,建辉游历了欧洲各国的博物馆,体悟世界级大师作品,他将中西方艺术作纵横向比较,寻找着自己的坐标。他逐渐意识到“当下人做当下事,说当下话”,不仅是师法古人,师法自然,还应“当随时代”;并在传统绘画中寻求当代语境的突破点。西方的古典现代艺术,让他感受到这个时代的审美形态的矛盾与冲突,意识到这种传统形态在表现内心诸多微妙情感所受到的约束。那些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往往特别容易触动艺术家的感觉器官,但建辉并不止于这种表面形式所带来的振奋。他从中看到了其内在能够表达自己心性的巨大潜力。文化不能只是一种观念,而是融入生命的一种潜意识。他丰富的人生阅历和饱满的艺术情感,注入艺术作品以深刻内涵,更赋予这种形式的表达,具有无限的视觉张力。他练过武术,喜欢京剧、昆曲;他热爱生命,具有广大的胸怀和敏锐的观察力。他深谙中国禅宗和道家思想的精髓,“万物与我为一”,这一切都可以在这种形式中有所体现。于是他选择了从中国画中生离出来的水墨语言。他从艺术本质入手,以表达自我心性、胸怀为根本,借鉴西方现代抽象的审美观念与形式,将来自生命的灵感抽象、精炼为代表自我的精神符号,运用中国画笔墨材料做媒介,站在中国文化立场上,以情感为出发点,及对世界的观察、体验,创造出体现中国文化精神的中国水墨画的艺术之象。

  建辉的作品在这些年的演变过程中,更多地运用了中国画笔墨的语言,具有更加丰富的肌理和苍涩的韵味。不知道他是先有了对自然间博大境界的通感而有目的地表达这种感受,还是在用看似无意识的潜意识来判断审美意味中那玄妙的精神境界。不论怎样,在他的作品中充分体现了中国画笔墨的表现力,具有中国画在当代转型中的本质价值。作为建辉的老同学和好朋友,真为他在各个领域的出色表现,卓越的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行文至此,唯愿我这“冤家”君子务本,锲而不舍,海纳百川,取其精髓,澄怀观道,境界无疆,以扶云之手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振奋人心的作品!

  李津 (散怀守真——说说陈建辉)

  我和建辉都属狗,又是哥们,同在天津美院求学。他毕业后,先后跑过很多国家,我知道他在捷克吃了很多苦,也有精彩的故事,这个经历对建辉的艺术至关重要。回国后他当过院长,也担任过多个艺类奖项评委,还是博士生导师,可以说是身兼数职。这些成绩足以说明建辉是个有能量的人。正是建辉丰富多彩的人生阅历和身份多元化铸就了他现在的艺术面貌:传统的笔墨技法、现代工艺的设计理念、加上西方的色彩构成、语言抽象性……这和许多单一专业出身的艺术家不同,我们从建辉的画中能看多维艺术融合的精彩。

  

 

 

 

  月华如练 33cmx33cm 纸本水墨

  建辉是孙其峰先生的入室弟子,他很小的时候就求教于孙先生,他对传统绘画的了解和技巧的把握的得益于孙先生的引导,换句话说建辉入手不低、功底扎实。另外对建辉产生影响的还有抽象艺术,多年来他也对当代水墨、抽象水墨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与实践,并在中国美术馆成功的举办了个展,这让他在纯粹形式语言的提炼和肌理的运用的认识和把握上都有很多的独到之处。

  这些年建辉的艺术也经过了从北方到南方,从天津到上海,从津派到海派的融合,他对水墨始终情有独钟。天津给了建辉很好的中国画传统和水墨精神的启蒙,造就了建辉北方画家的性格。到了上海以后,建辉慢慢的融入了上海的文化生活,这种不同于江浙气息的海派文化带给了陈建辉更开放、更现代的艺术环境。所以天津的正路起步,加上上海的都市海派文化,形成了建辉独特的艺术气质和风格。而且我们能感受到这气息越来越浓,正说明着建辉的灵性,和他的粗中有细、北中有南的多重性。建辉的艺术融入了当下的生活,活色生香的生活也让他的艺术焕发着魅力。看他笔下的戏曲人物、花鸟、蜗牛等题材都具有着象征性,整个艺术格局给人展现的更多的是抽象的气象。因此他的戏曲人物有别于同类题材的其他艺术家。你第一眼看到的是情绪、是气息。他笔下的戏曲人物没有因为细节影响他整体意境的表达,而和戏剧人物有关的韵味、色彩形式以及东方精神才是建辉想传达的重点。建辉艺术的生涩感也是他创作的母题,建辉的性格中有纠结的部分,既理性又饱含激情。多年的入世经历让他善于控制自己,但这种刻意的控制只会让他内心的热情更加强烈,所以当他在动笔之时,情绪瞬间迸发,放射出的能量令人震撼。可以说绘画是他宣泄的方式,如果说剥夺了这种控制情绪的方式,很难想象建辉会干出什么事来!

  建辉对于水墨的专注多少年来兴趣不减,特别是中年以后,比以前投入的精力更多,从中能看到很多可能性,这着实难能可贵。我觉得正真的艺术创作绝不受制于年龄,建辉身上正有着这种旺盛的精力,我相信这次展览只是建辉艺术之路的一次脚注,未来他一定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祝建辉活到老画到老!

  谢春彦 (云上观心 序甲午八月 浅草斋)

  陈君建辉,北人也。少习武,亦雅好艺文,及长,游学津门,眼界大开,兢兢业业。得中国书画名家指授,尤得孙其峰丈,小写意门径,所作花鸟清丽劲秀,有活脱生香之致。温然出南宗气息,亦兼创抽象水墨,放达见雅洁,华滋充沛,不独汲西人之技。其在东欧捷克驻地浸淫,又转益香江,皆能食洋而化之,成一己之象也。

  

 

 

 

  长松云间卧,鸟语悠然欣 33cmx33cm 纸本水墨

  十许年前,陈君移居海上,执教于东华大学,其于艺事创作亦相长多多,有勇猛精进之慨也,丰收甚硕。今秋,朵云轩画廊邀之举办“云上观心”水墨个展,皆近年花鸟新制,老墙新竹,早春志雀,晨雾中花,月露中石,皆存雅风,每多情调然,可谓沪上又生一新格。今岁复写水墨戏曲人物,生旦净丑,粉墨缤纷,各出其胜,不生他家须眉者。

  某夜豪雨,陈君邀余至其画室,茶香书香袅袅,雅洁有序,拜观之余,令余作序,遂草草述之如右,好之者当自有明识。岂待吾愚人赘言雅。

    陇南热线 搜狐地方新闻联盟成员 中国互联网新闻网联成员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
    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信息真实紧供参考 如有侵犯您的的权益 请与我们联系,在核实情况后立即删除!